首页 > 学术 > 书学理论 > 正文:胡抗美:如何理解和欣赏书法艺术

胡抗美:如何理解和欣赏书法艺术

2017-06-09 14:09:01         


编者按:

年初,中国美术馆展出了“翰墨传承———中国美术馆当代书法邀请展(2015)”,受到学界关注。讲座从对书法为什么是艺术进行了理论阐述,并以理论联系实际的方法,讲述中国书法的欣赏方法、角度和内容。胡抗美长期致力于书法艺术的实践研究工作,结合自身的创作实践,对书法艺术进行了解读。本期讲坛邀请胡抗美讲述如何理解和欣赏书法艺术。
 
胡抗美
 
胡抗美书法作品《临古帖》
精彩阅读:
■书法独立为一个艺术门类之后,它是以艺术的身份来服务于时代、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的。因此,它在我们当前的文化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当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书法是艺术,表情达意是它的重要条件也是它的重要功能。从这个功能出发来进行书法欣赏活动,会给我们一种新的启发。
简介:
胡抗美,书法家,博士生导师。第六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青少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书法作品多次入展全国展、全国中青展、兰亭奖展;作品曾被邀参加卢浮宫国际艺术大展和中日、中新、中韩书法交流展。理论著作出版有:《中国书法章法研究》、《书为形学•胡抗美教学文献》、《中国书法艺术当代性论稿》、《胡抗美书学论稿》等;书法作品集出版有:《中国当代书法名家•胡抗美》、《胡抗美诗词书法集》、《胡抗美书法作品》、《进入狂草•胡抗美书法艺术展作品集》等;诗词集有:《志外吟》、《盼兮集》等。
书法艺术的理论阐述
就目前而言,书法已经独立为一个艺术门类,这是我们理解、欣赏或者讨论书法问题的前提。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理解、欣赏书法艺术,就会相对接近它的本质和本体。中国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的国粹和瑰宝,是中国的最高艺术,是中国美学的基础。书法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是由它的功能和地位所决定的。
自古以来,各个朝代对书法都有很深刻的认识,尤其是民国时期,林语堂就指出:“要弄懂中国的艺术,我们必须从中国人的韵律和艺术灵感的来源谈起。”他认为,要理解中国艺术,首先要从韵律和艺术灵感出发,而韵律和艺术灵感则是由书法艺术所带来的,“如果不懂得中国书法及其艺术灵感,就无法谈论中国的艺术。”这种观点在民国时期是颇有共识的,林语堂谈论书法与其他艺术的关系时说:“我们甚至可以说,书法提供给了中国人民以基本的美学,中国人民就是通过书法才学会线条和形体的基本概念的。”认为书法是基础,比如说,中国的建筑,不管是一座庙宇还是一座亭子、牌楼,它们的和谐感和形式美都是导源于中国书法的某种风格。
书法独立为一个艺术门类之后,它是以艺术的身份来服务于时代、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的。因此,它在我们当前的文化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当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两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了这么一段话:“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民对包括文艺作品在内的文化产品的质量、品位、风格等的要求也更高了。”接着就提到了很多的艺术门类,“文学、戏剧、电影、电视、音乐、舞蹈、美术、摄影、书法、曲艺、杂技以及民间文艺、群众文艺等各领域都要跟上时代发展、把握人民需求,以充沛的激情、生动的笔触、优美的旋律、感人的形象创作出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让人民精神文化生活不断迈上新台阶。”其实,书法作为一个艺术门类,或者说书法的独立性在古代也存在。自古至今,书法作为一门艺术一直是有高度共识的,只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被人们遗忘或不知道了,例如民国的原因和“文革”的原因。
书法独立为一个艺术门类,在我看来,有这样几个依据:一是1981年中国书法协会的成立,书法艺术的身份得到了国家的认可;二是已经培养造就了一支德艺双馨的书法家队伍;三是当前有近百所高校开设了书法专业,每年招收大量书法专业的学生。同时,高校的艺术系一般都设有书法选修课。在社会上,书法家作为专家、学者或者艺术家的身份也受到了国家的重视,而且给予了相应的地位,在人大、政协以及文联等组织中均作为代表人物而发挥着应有的作用。另外,书法艺术品在国内各大展览中异常活跃,在公共场所及大众百姓家的收藏和悬挂累见不鲜,大众百姓家的书法收藏也悄然兴起;书法艺术作为中国艺术的代表经常参加世界性艺术交流,并备受世界艺术家和艺术史家的关注。当前,海外从艺术社会学的角度研究书法已成风气。这些都足以说明书法作为独立的艺术门类得到了重视和认可。
宗白华在《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中提到:“中国人写的字,能够成为艺术品,有两个主要因素:一是由于中国字的起始是象形的,二是中国人用的笔。”汉字和毛笔成为决定书法是艺术的主要因素,也决定了这种书写成为艺术的原因。
宗白华在回答书法为什么是艺术的时候,说道:“中国字,是象形的。有象形的基础,这一点就有艺术性。中国的文字渐渐地越来越抽象,后来就不完全包有‘象形’了,而‘象形’、‘指示’等只是文字的一个阶段。但是,骨子里头,还保留着这种精神。中国书家研究发展这种精神,成为世界上独特的艺术。”这是说文字从形象到精神,在经历长期实践后,呈现美的过程,成为艺术。
对于毛笔,东汉蔡邕在其《九势》中曾说“惟笔软则奇怪生焉”,有很多学者对“奇怪”进行各种各样的解释,在我看来,“奇怪”是指毛笔创作的那些意想不到、出乎意料,或者是千姿百态的艺术形象。毛笔的审美侧重于自然、心性,它从自然的万物中取形,所以书法的形是形无定形、按需赋形。
对于汉字,我们以“旦”字为例。“旦”是早晨、一天的开始,充满着盎然生机,这就是字形的先天美。这个字的产生过程,开始是画一个圆圈作为太阳,这是最上端的表现;中间的线是一种气体,就是天和大地之间的联系;最下端的线是地平面或者山峦,托起太阳,形成了天地概念。字的寓意和构成都很美,它的每一个造型及每次变形都是对美的追求。
因此,用毛笔书写汉字是书法艺术,其内涵包含有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中国的美学精神,所以它越来越受到时代的广泛关注。

 


 


胡抗美部分书法作品
书法艺术的欣赏方法
说到书法欣赏,就不得不说书法欣赏的方法,方法决定深度。不妨试举一例。就拿我们熟知的唐诗来说吧,从欣赏唐诗来看书法欣赏。
例如,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从题目看,有两种不同的欣赏方式:一是把题目分为两个词组或两个节拍,即“春江”是一个节拍,“花月夜”是一个节拍。按照这种节奏欣赏,“春江”作为一个词组,强调的是“江”,“春”只是修饰作用;“花月夜”中“夜”是主角,“花”和“月”都是配角。这一种欣赏方式只有两个欣赏对象:江和夜,而“春”、“花”及“月”都被冷落了。另外一种方法是,把春、江、花、月、夜都作为欣赏的对象,那么,这种欣赏方式所得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在欣赏月亮的时候,强调月亮的美。如果把“月”当成一种修饰,那种美的感觉就出不来。因此,只有把这五种意象分别作为欣赏的对象,意象与意象之间也才可以互相欣赏。张若虚在强调月亮的时候,说“月照花林皆似霰”,在月亮的统摄下,整片花林似隐若现,改变了花的性质;“空里流霜不觉飞”,春天那薄薄的一层云雾也不见了;“汀上白沙看不见”,洲上的大面积白沙也不见了。花林、霜和沙滩都被月色统一了,融合了,突出月光的意境美。
这就使我们联想到了书法的欣赏,王僧虔说:“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到了张怀迯就说:“惟观神采,不见字形。”书法是通过汉字来表达,但是张怀迯说字不见了,为什么不见字形?因为字形参与到神采的创造中去了,字形被情感统一了。人们所感动的是点画与点画、结体与结体之间的关系,人们的欣赏由视觉转入到心理层面,这就是书法的魅力所在,就是在书法欣赏中得到的享受:存在的东西不觉得存在;不存在的东西反觉得存在。只有这样,“存在”的东西才有艺术与美学本质的探讨,不存在的东西才能被我们欣赏和认识。
再如,李白的《蜀道难》,开头的“噫吁嚱,危乎高哉”这7个字中有5个字都没有表达具体的意义,怎么突出“难”呢?接着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就突然出现了“难”,来作感叹。如果我们欣赏这首诗,开头7个字中,尽管除了“危”和“高”之外都是虚词,但却给了人无限的想象空间,一上来就抓住了蜀道难的场面。对于这7个字的排法,我还看到过不同的版本,有的是将前三个虚词连在一起后面加一个逗号,有的是将前三个字隔开,每个字之间加一个逗号,还有的是将前三个字排开,一个字占一行,加强感叹。最后一种排列法给人留下的想象空间更大,因为它强调了“蜀道难”难言表之难。因此,张若虚在对月光感叹的时候,他也把花、霜、沙等意象过滤掉,将这些意象融化进月色之中,融合进人们对月亮的记忆之中。书法也是这样,它之所以“惟观神采,不见字形”,那是因为“字形”参与到“神采”的创作之中,并进入了“神采”的创作。
根据以上引用唐诗欣赏的方法,回到书法欣赏的主题上,我觉得当今的书法有五个转变期:
一是书法艺术的欣赏方式已经进入从阅读到观看的转换期。古人书法与实用结合在一起,既是实用的,阅读当然是第一位。今天的书法大多数都是专门进行的书法创作,目的是悬挂或展示,既是展示,观看当然是第一位的。实用就是写文章、写诗词、写信等,作者的注意力主要在遣词造句上;专门进行书法创作,如参展、用于他人收藏或赠送朋友等,作者的注意力主要在艺术创造上,突出的是美的感受。这种美的感受是通过观看得到的,而不是阅读出来的。既然是两种欣赏方式的转换期,说明这两种方式都同时存在。所不同的是,由原来的以读代看,开始转化为先看后读。
二是书法艺术的欣赏顺序已经进入从点画、结体入手到从章法入手的转换期。古人欣赏书法一般从小到大,即先看用笔,再看点画结体,最后到章法。这是因为古代的作品都比较小,虽然宋代以后作品逐步变得大了起来,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今天的宏大。而且古代作品变大后,书家章法意识也没有今人这么强烈。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思维方式的改变,书法的发展从中获得了动力。书家在创作时首先考虑的是作品的整体效果,从大处着眼,强调章法的周到与和谐。因此欣赏书法首先看章法,然后再看结体、点画和用笔。章法离人们心灵最近,章法也直接反映时代精神。
三是书法艺术的细节欣赏已经进入从看用笔、点画精道到看对比关系丰富的转换期。细节决定作品的格调。但什么是细节,认识上发生了重大变化,过去看用笔的细微之处,看结体的布局;而今天看方与圆、正与侧、快与慢、收与放、开与合、疏与密、断与续、枯与湿等诸多元素的对比,对比关系越丰富、越和谐,内涵越深刻,细节越感人。过去的细节是精道,今天的细节是对比关系。
四是书法艺术的欣赏角度已经进入从单纯看笔墨表现到同时看空白表现的转换期。其实从色彩角度讲,书法由黑白两部分组成,可是长期以来,人们看黑的多,看白的少,白的甚至不看。作品中的白,犹如城市中的绿地、公园和水面,一个城市如果没有“白”,设想这个城市怎么生活?书法也一样,没有白就没有书法,书法的白,有形,有义,有情,能说话,会呼吸,白是音乐中的休止符,是佛家的空,道家的无。
五是书法艺术的理论建构已经进入从经验比拟型到理性思辨型的转换期。我们的社会已经进入信息化社会,可我们的书法理论还停留在文言文阶段,停留在形象比喻的世界里,比如屋漏痕、锥画沙、折钗股、印印泥、龙跳天门、虎卧凤阙、若山水、若日月等,不仅外国人费解,就连中国人理解起来也很困难。那么,书法要适应人民日益增长的文化精神需求,书法要走出国门,完善书法的理论建构,进行理论思辨已经迫在眉睫,而且已经看到不少这方面优秀的理论文章。
总之,书法已经从书斋走进了公共空间,书法创作也好,书法欣赏也好,都必须适应这个变化。


 
书法艺术的情感表达
我们都知道,卫夫人是王羲之的老师。据史料记载,她在教书法的时候,注重培养学生的艺术感觉,从造型的出发,提高学生的艺术想象力。卫夫人首先把字看成点画,以点画为单位进行教学。比如,“天”字,要考虑两个横画的粗细长短及相互间的距离等。其实我们在教学中也有体会,认识“天”与不识“天”字的学生写起来感觉是不一样的。外国的学生写“天”字就不一样。认识“天”字的学生写前有自己的书写预设,他可能把两横作为“二”字看,把一撇一捺当作“人”看,组合起来第一印象是“天”字的含义,这却远离了造型;外国学生不识“天”字,他的组合没有日常实用的框框。他们临摹完全可以在形式上求得形似,也就是模仿,然后在形似的基础上,创造神似。
书法是艺术,表情达意是它的重要属性也是它的重要功能。从这个功能出发来进行书法欣赏活动,会给我们一种新的启发。
书法不是日常实用的写字,它所写的字是利用汉字进行造型,在造型当中提供一个表情达意的平台。书法创作和日常实用写字是有本质区别的。特别是今天,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写字,它的主要目的就是传达、沟通信息,是一种信息的交流,它没有技法、形式等方面的要求,你只要能准确表达、对方能够看清楚就行;然而,书法不行,书法是通过汉字的造型、组合,把汉字变成一个美学对象,是以美的形式反映社会、反映时代、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为目的的,所以书法有技法方面的规范、笔墨的规律、构成关系等诸多要求。
古人对此有这样的界定。李斯说:“凡欲结构字体,皆须像其一物。”就是说书法创作的时候,其结体要“像其一物”,要像什么呢?他后面接着说:“若鸟之行,若虫食禾,若山若树,若云若雾……方可谓书。”只有这样的才叫书法,它不是简单的写字。蔡邕说:“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这就是书法创作的一种造型,他还举了一系列的造型:“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只有这样将喜和愁融于心中,有了内心的把握,才是书法。钟繇也有这样的论述,他是把书法家的内心世界及其在创作过程中的造型联系起来。王羲之则从否定的一面论述了什么是书法,他说:“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平齐,便不是书法,但得其点画耳。”就是说那些方方正正、横平竖直的并不是好的书法。书法有自己的造型规律,通过造型反映内心世界。
从先贤们的论断可以看出,书法除了形似、神似外,通过造型注入情感,是使神采产生的内在动力。孙过庭的《书谱》中说:“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包世臣在《艺舟双辑》中也提到:“书道妙在性情,能在形质。然性情得于心而难名,形质当于目而有据。”这些情性的东西难以表达清楚,但却实在有妙处。因而,书法的创作需要技法、需要形神统一,更需要情感。
书法的表情达意是通过书法的内容来展现的,对书法内容的欣赏更是书法欣赏中的关键。书法作品的文本内容,例如汉赋、唐诗、宋词、佛经、佛语等,其知识产权各有其主,除非写自己的诗文,否则并非书法家所有。所以我们要把书法作品的文本内容与书法作品的内容分开来对待,只有这样,在欣赏书法的时候才不至于出现以欣赏诗词内容代替书法内容那样的尴尬。
举例来说,柳永的《雨霖铃》:“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书法家在创作这首词的时候,就得利用这十几个字进行造型,包括用笔的轻重缓急、点画的粗细长短、结体的大小正侧、墨色的浓淡枯湿以及整个章法的虚实、顾盼呼应等,这种对比关系才是书法家的创造,才是书法作品的内容。在创作过程中,书法家的情感表达最为重要。比如夸张,可以选择将竖画拉长,或者把该长的点画过分地缩短;比如收敛,点画和结体追求意境而不顾世俗套路,或水中望月,或雾里看花。随着人们艺术欣赏能力的日益提高,书法家几十年不变的那点技巧资本显得捉襟见肘。人们高雅的欣赏水平给书法家留下的吃老本的空间越来越小,使得书法家的压力越来越大,压力迫使我们放弃重复,放弃自以为是的挥洒。于是,顿悟的书法家学会了收敛。这些都是情感的表达方式,也是书法家要表达的内容。
书法家可以利用汉字的造型来表达情感内容,这首先取决于汉字的自身美。汉字本身就是一门大学问,文字学、训诂学的学问直接影响到书法的创作质量,还有文学修养,以及文学表情达意方式的借鉴等,都和书法家的表情达意息息相关。从书法内部看,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章草、行书、草书还有楷书等,不同书体的造型,都为书法家传达情感提供了不同的方式。和前面讲到唐诗欣赏一样,书体之间也可以互相欣赏,互为对比。应该指出的是,书法于文字、文学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今宵酒醒何处”,其文字意义,表面上理解是一种很惬意、很潇洒,“杨柳岸,晓风残月”多么的美。然而文学的意义与之相反,这里词人写作时的心情却是凄凉和孤独。这种凄凉和孤独是作者柳永的情感创造;而书法家却利用这十几个字的组合与对比,反映出某种情感的可能,可能是惬意和潇洒,也可能不是;可能是凄凉与孤独,也可能不是。到底是什么,要根据点画的粗细长短,结体的大小正侧等造型元素的变化来判断分析。
书法的情感表达与字面含义关系不大。如韩愈欣赏张旭的草书,并没有提到张旭书法作品的文字内容,而是欣赏“忧悲、愉快、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等不同的情感表达方式。这些都是书法欣赏的要义。
(本文为作者近期在中国美术馆的演讲文稿,发表时有删节。)
编辑:邢贺扬

上一篇:课稿|胡抗美:书法本体漫——在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书法名家工作室的演讲(摘录)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