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临 > 书法创作 > 正文:曾翔谈书法创作

曾翔谈书法创作

2017-06-09 13:59:46         





 书法是写心
    书法是写什么?众说纷纭,都是又都不是,很多都是外在的。如果要确立对书法一个最本质的了解, 恐怕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它的主体上,那就是——书法是写人、写心。作为一种精神活动,“字”背后的文 化和心性是超越了形而上的支配因素,这个最显然的是佛门书法,八大、弘一、良宽……,他们的书法是 实实在在地从内心生发出来的,是写自己的心,是写他们的向往与佛门的精神,是字与人、人的信仰的统 一。古人讲“一字乃见其心”,就是这个道理。
    书法的线条
    以线写形、以线写神是中国艺术笔墨语言的精髓。中国书法直接超越了形的描绘而进入线条的抽象世 界,所以对这根线所要求承载的内容也必然更宽更厚也更直接,即如何通过一根线把书法家对外界的认知 和他的个人本身全部反映进去。这根线是律动的,是情感的,是有生命的,这种个人认识与心性的融入才 是这根线的核心属性,也是书家毕生的追求。
    谈技法
    技法的问题是个有多少与要多少的问题。刚开始都在做加法,一点一点地积累、熟练,但慢慢地要学 会做减法,要把它为你所用,用什么、怎么用取决于你要表达的东西,也就是你的审美需要和你的内心。 演员陈宝国曾经说过一句话:“三十年前演戏,是在玩技术;三十年后演戏,是在掏心窝子。”这个道理 和书法是一样的,技术是青春饭,是有限的,思想、境界和修为是无限的。
    《圣教序》与书法造型
    《圣教序》是结构大师,是“谋略”中的“奇谋”,是“平正”中的“险绝”。它的每一个字都有“ 字眼”,就像下围棋的“眼”一样,是生死存亡所系。“字眼”是什么?是字里边的空间关系,这部分这 么舒、那部分这么密,二者所衬托出来的这个大的空间,就是字眼。包括收放、大小、长短、宽窄、向背 等等这些关系都是构成“字眼”的要件。看懂了圣教序,再由此来关照历代经典,你会发现中国书法造型 的基本原理,掌握了这个原理,汉字造型的变化就无以穷尽。所以,写字要懂得“造眼”,也就是要制造 矛盾再协调矛盾,这样的字才有生气,有看点。就像社会的运转一样,制造需求再制造供给,最后把二者 平衡,就和谐了。
    书法的形神关系
    书法就两个东西,一个是形,一个是神。形是可见的,是外在形状和形态;神是无形的,是作品焕发 出的精神气质与品性内涵,汉碑百品,形貌相殊而神采各异即为此证。形与神是相互依存的关系。王僧虔 讲:“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刘熙载讲:“炼神为上,炼气次之,炼形更次之。”都是一种把神至于形 之上的观念,由形入神,是由技入道的过程,也是窥探中国书法奥义之所在。对书法的学习,古人以修心 炼神为上,今天从形入手,但心里要明白最后的高度还是要炼神为上。
    临摹
    要认识书法,首先就要认识书法史,对于几千年的书法传统,我们应该建立“大传统”与“纵深学习 ”的观念,打破五体的界限,打破碑帖的界限,重合不重分,要寻其源头,理其脉络,在书法的“理”的 认识下把它们贯穿在一起。
    临摹广博和专精不可偏废,一桌子的菜才先尝一下再做选择,除了找喜欢吃的适合吃的之外还要注意 营养的均衡;要时刻保持着一种新鲜和敏锐,因为写着写着就会发现新大陆,发现了,就要登上去转一转 ,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临摹有两种,临的“像”和“不像”,“像”是基础但不是标准,“像”之后的“不像”是一种能力 ,是创造性的临摹。传统是营养,不是照搬和复印,全是“逆来顺受”,就没有自我。李可染讲:“要用 百倍的力量打进去,二百倍的力量打出来。”出来比进去更难,“不像”比“像”更难,要建立一个改造 的习惯,尝试一个帖生发出来的无限可能,所以,有时候“知法犯法”、“乱写”也很重要,它就是你解 放思想,找到自我,发挥本心的过程。
    风格与变化
    风格的形成就好比从“借鸡下蛋”到“养鸡下蛋”,从模仿开始,慢慢地转化成你自己。搞艺术,思 想要活跃,要懂得“过河拆桥”,传统给了你什么,你要能马上对它进行转化,再不断地取舍和调整,这 个此消彼长的过程就是风格形成的过程。
    “发现大于创造”,学习的过程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发现古人、发现今人、发现自己。研究他们从哪 里来,研究他们的优点和缺点,要善于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拿过来提炼,形成自己的面貌。
    始终保持一个面貌是危险的,那只能说明你的认识一直是原地踏步。而风格的变化是因人而异、因阶 段而异的,也可以很微妙,比如什么都没变,就线变了,线的感觉变了,这种变化更深刻。要把这种变化 跟年龄、生活、阅历、学养、修为、认识的变化联系起来。书法,越写越难,是因为它对综合的考量越来 越强,而变化和上升的空间越来越小。所以,变与怎么变是一种考验。
    用笔尖写字
    全面认识毛笔的三个部分:笔尖、笔肚、笔根。这三部分的表现和功用是不一样的,掌握好它们对于 书法的认识和学习意义重大。用笔尖写字是书法训练的第一关,当代书坛的快、飘、滑、弱,都是不懂得 笔尖写字的结果。完全静下来用笔尖写字时,笔尖压住纸面,全神贯注,如对至尊,那种周身的放松、平 和与通透,从脚根到身体,从身体到胳膊、腕,再通过手指传达到笔尖,写起来真正有太极练功的感觉。 排除了杂念,这样的书写能直指灵府,内心的微妙变化也能自然地反映到书写中去,是一个炼神炼心的过 程。
    个性与创造
    个性与创造是艺术的根本。秦始皇能统一文字,但能统一到全国人民长一个模样吗?不行吧。所以, 艺术就同人的长像一样,是多元的多样的,发现和表现你的内心本身就是一种创造。而这种个性创造的好 与坏的衡量最终取决于它的品格和自我完成的程度。
拙与巧
    “凡书要拙多于巧,近世少年做字,如新妇子梳妆,百种点缀,终无烈妇态也”。(黄庭坚)关于巧拙 的品评暂不赘言,且在“拙”后再添一字——“傻”,即把自己置身于不会写字的境地,此我心之所向。
    游于艺
    做艺如做人,有一种人最见高明:“放下”和“自适”,不为钱累,不为官累,不为物累,不为心累 。所以,艺术就是玩的,别把它太当回事。越在放松的情况下,可能越能够看清自己。相反,如果带着功 利主义、实用主义来写书法,会离书法越来越远。
    书法理论
    “半部《老子》治天下”,古代书论是历代书法思想的精华,不可不读,而且里边的文字多是“理” 多于“论”,体悟多于说教,更见珍贵,宜常读常新,自证其正误。
    被欣赏
    艺术首先是要愉悦自己、打动自己、服务自己的,然后再谈服务社会。如果受外界干扰太多还想着取 悦于人,肯定不是纯粹的艺术,也找不到纯粹的自己。与过去文人士大夫的精英书法不同,我们现在书法 的门槛很低,你的字写完之后给谁欣赏、怎么欣赏,你要判断;艺术是“寂寞之道”,如果你的艺术受到 没有经过审美教育和实践的人的称许,你要警觉。在欣赏者面前,你可以架设一座桥梁,找到欣赏与被欣 赏的互动,但未必要认同。
    教与悟
    法可教,书法不可教。要从精神的层面理解书法,要思考、琢磨,要悟,悟是最重要的。赵之谦很早 就说过了,写字写得好的有两种人:“三岁稚子”与“积学大儒”,前者在于心性的本真,后者在于内涵 的厚重。所以,书法家是教不出来的,可以自学,教和不教,交流很重要;古人讲“屋漏痕”、“船荡桨 ”,大自然和生活也可以教你,外在的一切都可以教你,关键在于你的心能不能敏悟。
    篆刻
    篆刻有无限开拓的可能,试想,如果历代书法大家都从事篆刻会有多少种面貌,所以,跟书法一样, 篆刻与心性相通,人的可能性就是篆刻的可能性。
    篆刻是一种修养,跟写字有很大的互通性,都讲格局气度,讲造型设计、讲线条带来的审美意蕴,讲 生命力。近代巨擘齐白石、吴昌硕、黄宾虹……他们金石篆刻的修养都很深厚。
    篆刻主要是强调作品的完整性,最关键的一点,不管几个字,都当成一个字来刻,要关注印面上这种 对“白的控制”与“红的控制”,字有“字眼”、印有“印眼”,道理是通的。把空白的地方作为品读的 对象,你会读到很多,明白很多。
    曾翔,1958年生于湖北省随州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现为中国书法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标签:书法 曾翔 创作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论草书的临写与创作——胡抗美与郑培亮的对谈